沙巴体育平台



解决方案

张艺谋这片有多好?日本国宝级演员看完剧本二

来源:沙巴体育平台     发布时间:2020-01-10 15:44    浏览次数:
 

       

这一年,张艺谋导演的《英雄》横空出世,在国内拿下2.5亿的票房,成为当年的票房冠军,顺势开启了中国电影的大片时代。

以目前的标准来看,区区2.5亿的票房不过是及格线亿左右,《英雄》就占了全年票房的1/4。

不仅如此,《英雄》还在海外斩获了1亿多美元的票房,接连获得金球奖和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海外媒体纷纷对这部作品予以一致好评。

虽然《英雄》现在被誉为“划时代之作”,但在影片上映之初,国内对这部古装大片显然难以接受,诸如“篡改历史”、“空洞乏味”等批判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紧接着古装巨制《十面埋伏》仍是与《英雄》如出一辙:票房上水涨船高,口碑上连连失利,这让一向重视舆论评价的张艺谋郁闷难消。

痛定思痛,张艺谋暂且搁置了他绚烂奢靡的“古装世界”,回归以现实为底色的文艺片领域,这就有了在上映后博得一片喝彩声的并收割观众无数眼泪的《千里走单骑》,一洗《英雄》和《十面埋伏》叫座不叫好的尴尬局面。

相对而言,这部在古装大片竞相问世的热潮夹缝中诞生的《千里走单骑》,在张艺谋的作品序列中并不突出,常常被人遗忘,平淡的剧情和极为克制的风格都让它显得不那么亮眼。

即便如此,本片仍是张艺谋一贯风格的延续,比如片中极具民俗特色的傩戏、对个体生命的关怀,色彩也在细节处传达着微妙的情感变化,无一不体现着其个人风格。

这是张艺谋第一部启用国外演员担任主角的“国际制作”,被誉为日本国宝级演员的高仓健在看过剧本后二话不说就答应出演,促成两位亚洲电影传奇有生之年的唯一一次合作。

摒弃了浓墨重彩的形式与戏剧化的演绎,张艺谋以平凡且深沉的“亲情”主题,将两位父亲的人生牵引在一起·······

本应是安享晚年的年纪,高田却始终难享天伦之乐:儿子健一与他的关系像陌生人一般冷淡疏离,平日只能由儿媳从中周旋。

虽然影片并未明确交代,但从细枝末节中可以见得,高田严肃深沉的性格以及儿子母亲的早早离世,也许是导致父子不和的导火索。

从儿媳处得知噩耗的高田本打算看望健一,却遭到健一的抗拒;心灰意冷的高田突然想起了儿媳给他看过的一盘录影带。

这是痴迷傩戏的健一去年在中国云南拍摄的关于傩戏的影像,但由于未能听到民间艺术家李加民唱他最拿手的曲目《千里走单骑》,因此健一与李加民约好第二年再见。

想到儿子与李加民的这场约定终究难以实现,高田思虑良久:或许这就是他唯一能够为儿子做的事。

为了完成健一未竟的心愿,高田决定亲自前往云南,将这个“约定”付诸实现;他没有告诉任何人,独自一人踏上了前往云南的行程。

初登异国的土地,本就不善与人打交道的高田感到更加的孤独与无所适从,这让高田有些惶恐,但也更加坚定了他要实现儿子心愿的信念。

但无巧不成书,高田在与李加民同村的当地导游邱林那儿得知,前段时间李加民由于打伤了人,已经被关在狱中服刑。

陪同他前来的旅行社导游蒋雯与邱林都劝高田另外再找一个唱傩戏的顶替,反正带上面具也看不出来,唱功也差不了多少。

但高田认定了非李加民不可,因为这是健一的心愿,他不能在这种时候还要去欺骗健一,无论如何他也要完成儿子“最后的心愿”。

见高田如此倔强,在旅行社还有其他安排的蒋雯只能将高田托付给邱林,并嘱咐高田如果有问题可以随时和她联系。

但非专业出身的邱林只会几句蹩脚的日语,难以与高田达成交流与翻译,大多数时间里,高田只能以电话的形式通过蒋雯来与他人沟通。

高田打算到到监狱拍摄,但这并非易事,更不用说是一个外国人参与,弄不好要出“外交问题”的。

抱着这样的想法,起初负责此事的外事侨务办事处为了避免出岔子,化繁为简,因此办公室李主任的答复与蒋雯如出一辙:既然如此,那就换个人拍嘛。

几经犹豫,高田将自己与儿子的一切毫无保留地告诉了李主任等人,一个年过古稀的老人愿意放下自己的尊严只为实现孩子的一个约定,这让李主任心中动容。

得知事情原委的邱林心中惭愧,他将当初高田给他的“委托金”退回,并承诺一定帮助高田实现健一的心愿。

在李主任的协助下,高田来到监狱,顺利与李加民相见,由此,影片中的第二位父亲——李加民正式出场。

李加民之所以会出手伤人,是因为有人揭开了他心里多年来的一处伤疤——原来他有个私生子,孩提时便被送走了,父子二人从未谋面;私生子一直都是他难以向外人说的隐秘,也是他心中难以抹平的伤痛与愧疚。

当一切就绪准备开拍,李加民却触情生情放声大哭,得知来龙去脉的高田心中不免戚戚然。

高田与李加民都是父亲,与儿子的关系也何其相似,这让高田在同情、伤感之余决定前去寻找李加民的私生子,促成这对父子相聚。

李加民的儿子杨杨自小就被寄养在石头村,没有父母照料的他吃着百家饭长大,“父亲”这个概念对于他而言无疑是陌生、甚至是无意义的。

可想而知,让杨杨猛然间去见从未养育过他的父亲,对一个孩子来说,未免有些猝不及防,难以接受。

在前往监狱的途中拖拉机遇到故障,杨杨趁乱逃跑,高田独自一人追赶,二人在你追我赶的过程中迷失在深山峡谷之中······

在幽深的峡谷中,高田将杨杨的一举一动用相机记录下来,杨杨的羞涩、好奇、甚至是生气的表情都让高田心生触动,他仿佛看到了小时候的健一······

两个陌生人就这么度过了一个奇特、静谧的夜晚,虽然他们都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却逐渐熟稔起来,高田把带在身上的渔哨送给了杨杨。

看着臂弯中沉睡的杨杨,高田想着自己以前是否也这样抱着健一?这或许正是他一直渴求、或许也是健一期望的“父子关系”······

第二天,村民们找到了两人带回村中,高田决定尊重杨杨的决定,不强迫他与父亲相见。

强扭的瓜不甜,与其让孩子如此抗拒,不如等待时机,让他做好心理准备再与李加民相见。

回监狱的途中,高田接到了儿媳的电话:健一去世了。他还是没能见到儿子最后一面。

遗憾与残缺都是现实的一部分,《千里走单骑》并未俗套地安排一个美满结局,毕竟现实不总是那么美好、圆满,让一切都能美梦成真。

但它也没有刻意营造残酷,反而在遗憾中保留了人性的温暖,得知父亲所做的一切之后,健一在去世前给父亲留下了一封信。

在信里健一诉说了未能见到父亲的悔恨,诉说了喜欢面具戏的缘由,并希望能尽快和父亲再见。

健一最终还是原谅了父亲,期待能与父亲坦诚相见——想到这里高田的眼中泛着泪花,眺望着远方的皑皑雪山······

《千里走单骑》就像是在一杯清茶,看似淡而无味,却在无声处给人以震颤灵魂的一击。

影片的结尾,当高田在狱中给李加民看杨杨的照片时,李加民涕泪横流,他的眼泪里,充满了作为一个父亲的愧疚、思念,以及姗姗来迟的父爱······

他们也许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甚至会有意无意伤害过自己的孩子,但无论如何,他们终究还是父亲,甘愿为了孩子付出一切。

父子关系似乎无法像母子关系那般细腻、柔和,没有过多的谆谆教诲与嘘寒问暖,而是一种硬性的、充满棱角的爱与守护,就像片中倔强、严肃的高田那样,在冰冷外表下深藏着坚不可摧的父爱。

作为子女,也许我们无法像筷子兄弟在《父亲》里唱得那样,“用一切换你岁月长留”,但出门在外打拼时不要忘了:常回家看看。

《千里走单骑》褪去铅华,放弃拍大片,张艺谋依旧是国产文艺片的王者,这样的电影才真正的值得我们起立含泪鼓掌。



相关阅读:沙巴体育平台




 
 

上一篇:张艺谋三孩子各有造诣大儿子继承父亲事业13岁女

下一篇:2002年张艺谋执导武侠电影